?

大數據時代,運營商的心法和身法

發布時間:2015-12-14 23:47:18    來源:果折扣    點擊:780

轉載自(人民網)
前不久,我在故事書微信公眾平臺上推送了一篇題為《告別 | 一位移動人的十年記憶》的文章,算作對自己在中國移動前十年工作的總結。既然有對過去的總結,就一定會有對當下的研判以及對未來的展望。

于是,我心中醞釀已久的另一篇文章便有了雛形,這是對未來3年、5年甚至更長時間維度的一次展望,或者說,是憧憬。

我始終相信,無論在哪里,有什么職位,做什么工作,如果內心沒有足夠的動力、期盼與愛的話,一個人是無法產生強烈的使命感與責任感的,或者說,沒有幸福感。

最近在醫院用陪老婆待產的時間讀完了《幸福的方法》,對書中一段話非常有感觸:"忙碌奔波型是未來的奴隸,享樂主義型是現在的奴隸,而虛無主義型則是過去的奴隸。"在運營商工作的我們都經歷過從通信業黃金十年帶來的"金飯碗"、行業遭遇"高原平臺期"的銅飯碗,甚至全社會"人人得而誅之以后快"的"紙飯碗",無論是企業還是身處其中的個人,都在感受著巨大的壓力與阻力。

于是,一些人選擇了"享樂主義"式生存,日復一日在單位混日子;一些人則選擇了"虛無主義"式生存,沉浸在過去的輝煌,躺在功勞簿上過日子;還有一些人選擇"忙碌奔波"式生存,開不完的會、做不夠的匯報、寫不盡的方案,雖終日忙忙碌碌卻無所作為。正是如此,才有了我上篇文章中寫到的"四種人"——那些想走又能走的人最終選擇了離開這里,那些想走卻不能走的整日抱怨體制,那些不想走也不能走的昏昏度日,剩下那些能走卻不想走的痛苦掙扎……

啰里八嗦說了這么多,無非是想將運營商現在所處的環境有一個更直觀的交代。也為后續的觀點做好鋪墊。

一、運營商正在經歷什么?

借用雙城記那段經典開場白: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這是一個最壞的時代。對于運營商這樣天生依靠人口紅利、規模紅利的傳統企業,未來的日子或許并不好走。無論是從媒體的口誅筆伐,還是用戶的人人喊打,亦或是員工的紛紛出離,種種跡象都在表明這個行業早已從大象快跑的“神壇”跌落,變得遲鈍、緩慢甚至有些狼狽了。

可十年前絕不是這樣。三十年前更加不是。

《大跨越:中國電信業三十春秋》的開篇語這樣寫道:從經濟瓶頸到社會先導,從全球末游到用戶總量世界第一,改革開放三十年中國電信業實現了舉世矚目的大跨越!這一切是怎么得來的?這本生動再現改革開放30年來中國通信業輝煌歷程的著作選擇了兩個有意義的時間點,1978年跟2008年,前者是中國正式吹響改革開放號角的關鍵一年,而后者則是代表了通信業黃金十年的關鍵一年。

字里行間都可以讀到中國通信業經歷過怎樣的輝煌,可以感受到從業者那種由衷的自信與榮耀。

時代巨變,昔日巨頭創造了比以往更加令人矚目的經營業績,卻在政治地位以及行業形象上連連敗走麥城。

時至今日當我們再次談論運營商,你想到了什么?

是財務報表上無比閃耀的光輝業績,還是面對行業內外競爭暗戰的困惑焦慮;是建成一張張4G、4G+網絡的驕傲欣喜,還是管道化、低值化、邊緣化的郁悶心酸;是對KPI下多少就能完成多少的自信得意,還是對基層不斷涌現離職潮的始料未及。

是運營商真的做錯了什么嗎?可能并不是。

放眼看看這個時代吧!這是一個在和同行不斷抗衡,卻無奈被OTT抄了后路的時代;一個到處充斥著機會,細看時卻滿目危機的時代;一個傳統大機構失勢瓦解,個人自由連接全面崛起的時代……

這是一個唯變不破的大時代。

在這個時代里,競爭對手變了、游戲規則變了、用戶習慣也變了,曾經習以為常的一切突然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話音、短信這些傳統業務正在加速下滑,流量雖然成為新的增長點,卻不得不面臨著“提速降費”的巨大壓力。可以說,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運營商像是被困的巨獸,想掙扎卻又充滿無力感,想改變卻又害怕不確定,想突破卻又找不到突破口……

唯一的方法大概就剩下三個字:豁出去。

二、運營商該怎么辦?

是啊,該怎么辦?

其實出路無非兩條,要么精耕存量客戶,挖掘更大的價值點;要么開辟新市場,尋找行業的破局地。

關于精耕存量市場,已經有太多這方面的文章,這里不再贅述。我想重點談談新市場。

1.新市場在哪里?

日前,互聯網教父、科技商業預言家的凱文·凱利在斯坦福大學進行長達3小時的分享,暢談他對未來20年重大科技商業潮流的見解。我對其中一個觀點很感興趣,他說不管你現在做什么行業,你做的生意都是數據生意。

數據!

無論是風生水起的移動互聯網,還是改變世界的蕓蕓眾生,他們都在通過運營商的網絡來獲取信息。

2014年三月在北京舉行的一場大數據產業推介會上,阿里巴巴集團創始人馬云在主題演講中發表了他的觀點——“人類正從IT時代走向DT時代。IT時代是以自我控制、自我管理為主,而DT時代,它是以服務大眾、激發生產力為主的技術。”

我們都知道,今年的雙11全球狂歡節中,阿里巴巴天貓用時不到12小時就打破了去年創下的571億元的交易額,最終將記錄鎖定在912億,其中無線交易占比71%,全球產生成交的國家和地區達到205個。

巨量交易額的背后是什么?是阿里越來越強大的供貨和物流系統?還是傳統零售業的全面沒落?其實都不是的。我以為這背后體現了阿里巴巴強大的數據分析和挖掘能力。在這樣的購物節中,最重要的問題是商家要備多少貨?而這可以通過平臺歷史銷售大數據,預測貨品需求,為商戶提供庫存依據,提升庫存效率和有效性。

而在百貨商店時代,購物數據只有通過人工才有可能統計完并且不一定準確,但是阿里巴巴會把每個人的歷史購物和瀏覽數據都留在云上。

因此,淘寶可不光是一個電商平臺,更是顧客的大數據平臺。

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涂子沛在講到這個概念的時候舉了一個更容易理解的案例:請你預測全國哪些地區會有更多的二孩出生?按照傳統的數據統計,估計只能依靠人口普查、各地市區縣統計部門的層層上報,不但會有偏差而且還會滯后。而在阿里巴巴,只需要統計哪些區域的孕嬰用品銷量激增就可以了,不但真實而且更加便捷。

運營商也是一樣的。

你以為運營商只是通信管道的提供者?其實或許還是信息適配的服務商。

在過去,我們使用的文件、文件夾、桌面這些東西都是停留在本地的。我還記得那個時候最好的備份工具大概是移動硬盤或者是藍光光盤之類的東西。而進入網絡時代之后,數據就出現在網頁上、鏈接里。現在的云上有標簽、有流量、有新聞,還有各種各樣我們需要的信息。云、數據化才是這個時代的關鍵詞。

要知道,這些所有的信息都是通過運營商的網絡傳輸的,就和從淘寶上銷售的商品信息一樣,除了信息本身,它的發送端和接收端或許才是我們關心的重點。

于是,將合適的信息主動推送給需要的人,就是運營商能提供的大數據服務了。

2.新市場有多大?

中國云計算技術與產業聯盟理事長吳基傳曾指出:大數據是云計算服務的基礎,是構架云平臺最基本的要素,沒有對海量信息的分析的大數據,就沒有為所有信息消費者獲取有價值的信息的可能性。

因此在商業界,大數據已經開始成為很多企業的生意。

《2015年中國大數據交易白皮書》顯示,預計到2020年,中國大數據產業市場規模將超過這個市場去年規模的10倍,由2014年的767億元擴大至8228.81億元。

2015年8月19日,國務院常務會議通過《關于促進大數據發展的行動綱要》,這或許意味著,大數據在中國將逐漸步入正軌,進入到頂層設計時代,這無疑將加速經濟發展引擎的進一步開發。

從運營商的角度來看呢?以中國移動為例,我們有超過8.2億用戶,110萬4G基站,經營分析系統里有10B以上的數據,我們的10086每分鐘都有海量用戶的呼叫,實際上所有這些動作每天都在產生大量的數據。那么,這些數據到底有多大,集中以后會是個什么效果?

有人曾經做過測算,一個省公司一天的數據要上百P,這些數據集中在一點傳輸到中國移動(貴安)大數據中心,需要重建一個中國移動的CMNET,也就是中國移動Internet的骨干網。

所以某種意義上來說,運營商擁有采之不盡用之不絕的數據富礦,站在金礦上總比無礦可挖強,這也是我判斷運營商或許會在大數據時代“觸底反彈”的依據之一。

3.還有什么不確定因素?

雖說前途可期,但畢竟是一個全新的領域。在新領域就一定有新的游戲規則,也會有相應的規則適應過程。

在過去的幾年中,大數據的概念在產業界引發了無數的爭議和討論,甚至長期出現在Gartner的新興技術成熟度曲線(也稱新興技術炒作周期報告)中。原因非常簡單,一項新技術多被談及概念,雖然在媒體上屢屢曝光,但應用案例寥寥。

因此,大數據越來越被看做是評論界的談資,而非真正意義上的產業。

在貴陽成立的全球第一家大數據交易所,通過電子系統面向全球提供數據交易服務,計劃2020年數據清洗交易量年達1萬PB、年總額3萬億。然而,成立至今,這個深孚眾望的機構撮合的交易記錄也不過3000多筆。“有意愿交易大數據的企業和機構還不多。”交易所工作人員如是說。

除此之外,還有幾個關鍵不確定因素在影響著大數據產業發展。

A.技術能力不足。IT作為后端的支撐手段,大量通過外包或采購方式實現,所以在自身軟件開發和大數據平臺運維、大數據新技術應用、大數據分析挖掘方面能力相當有限。

B.數據“墻”大量存在。很多數據是分散在不同的系統中的,經過長時間的“豎井”式運作,已經形成了難以突破的壁壘。以中國移動為例,B域主要是經營分析數據、O域主要是網絡運維數據、M域主要是管理信息數據,但這三域的IT系統分別由三個不同的部門負責,整合難度較大,較難形成“1+1>2”的數據融合效果。

C.組織架構不匹配。目前看,很少有機構會設置專門的部門去集中各種散落的數據,更別提對這些數據進行標準化的管理和維護了。

D.思維觀念的滯后。如果說技術、資金、人才方面的劣勢都可以通過后天的努力來補足,那么意識層面的缺失就需要相當長時間的培育了。

除了以上說的幾點,大數據交易的安全性、定價的合理性、客戶信息的保密性,都在一定程度上影響著大數據業務的規模和發展空間。

三、運營商玩大數據的心法與身法

啰里啰嗦地說了那么多,運營商究竟該怎么玩兒大數據呢?

竊以為先要回答好三個問題:一是數據在哪里?二是數據放哪里?三是數據怎么用?

1.數據在哪里?

都說我們正在經歷一個全新的商業時代——分享經濟的時代,消費者正在放棄傳統的、效率低下的企業,轉而投入分享型企業的懷抱,來獲取他們想要的產品和服務。Uber讓座駕更好地分享,Airbnb讓空閑的房屋更好地分享,八戒網讓創意和設計更好地分享……現在看,一切可以分享的都是價值數據。

在分享經濟的時代,真正分享的是有效的供需關系。因此,在分享經濟中,更重要的其實是創建供需場景,建立供需聯系。

數據也是相同的道理。

隨著移動互聯網、云計算、物聯網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的爆發式發展,智能手機、平板電腦、可穿戴設備以及遍布各個角落的傳感器,正在越來越多地接入到運營商網絡。各種交互數據、傳感數據正源源不斷從各行各業迅速生成。這些數量龐大、種類廣泛、迅速產生和更新的大數據,蘊含著前所未有的社會價值和商業價值。

如何能夠有效挖掘并體現出數據的價值是亟待解決的問題。竊以為,關鍵就在于建立數據使用的場景并搭建數據交易平臺。

比如說,城市規劃設計院需要對新區進行商業價值評估,可以通過運營商的網格數據分析提供區域人口及經濟狀況解析;再比如,醫療機構需要在一段時期對藥物及醫療設備做儲備,可以通過醫保報賬平臺統計該區域的醫療診斷及藥物使用情況,預測出該區域可以發生的大規模疾病,從而及時儲備相關資源。

重要的是,幫助數據消費者更加迅速有效地找到他們需要的數據,并促成雙方交易。

2.數據放哪里?

如此大規模的數據存放在哪里也是考驗大數據產業的要素之一。要知道并不是所有的機構都有足夠的資源去建設自己的數據中心。而在這方面,運營商恰好可以提供服務。

通信行業有個詞叫做“電信級服務”,意思是通信服務要具備不間斷運行、大容量、高穩定性、可靠性等特點。而要達到這些條件,就需要完備的QoS保障機制,而其中重要一環就是設施先進、管理規范的通信機房。

因此可以說,在數據機房方面,通信運營商具有先天的優勢。

能否將此作為運營商進入大數據市場的切入點呢?開放、合作就成了這個部分的關鍵詞。前文說過,傳統機構中有很多數據與信息孤島,要想打破不斷構筑的“數據墻”,首先是要將他們集中化的存儲、管理、運營。因此,運營商的高標準數據中心或許只是一個必要而非充分條件,要讓源自不同領域的數據發生“化合作用”的前提是將這些數據存放在運營商的數據中心里。

ICT基礎設施有連接和存儲的作用,其產生的數據通過不同的終端存儲下來,這些數據在應用程序中使用才會有價值。而運營商同時具備連接和存儲兩項功能。

面向未來,運營商數據中心將成為網絡的中心,構建面向業務的敏捷、柔性、綠色的云IT基礎架構將使運營商數據中心成為新一代ICT基礎設施的驅動中心。

3.數據怎么用?

先問一個問題,運營商現在最大的挑戰是什么?

是端到端的質量保障不足導致用戶體驗還不夠好嗎?是受到OTT業務的沖擊導致傳統業務快速下滑嗎?還是業務量收剪刀差不斷加大、投資壓力日趨吃緊嗎?個人認為都不是的。

我們最大的挑戰在于用戶往往滿足于現有的業務。這會讓我們產生嚴重的路徑依賴,從而也會形成“自滿”情緒。

事實上,運營商現在面臨了三大轉變:

一是從關注功能向關注最終用戶體驗轉變;

二是從提供語音和帶寬向提供豐富、開放的ICT融合信息服務轉變;

三是從基于人口紅利的增長向應用創新增長轉變。

這三個轉變帶來了商業模式、運營模式、研發模式和科技創新的轉變,將驅動電信行業從封閉走向開放的數字化運營。

沒錯,就是數字化運營。

至少有三件事可以做:一是盤點數據資產;二是建立計算能力;三是開放數據平臺。按照貴州移動羋大偉總經理的思路,運營商大數據發展路徑分為1.0、2.0和3.0三個版本。

大數據1.0主要針對運營商內部分析,建設重點以數據整合和能力構建為主,為數據價值發掘奠定基礎,重點支撐精準營銷和精確建網;大數據2.0主要針對數據價值提升,重點是逐步拓展對內對外數據價值挖掘的能力;大數據3.0主要針對數據變現,聚焦重點客戶和行業,構建數據生態系統,逐步凸顯外部收入。

目前,運營商在IT系統和網絡系統上積累了很多數據資產(當然如果處置不當也可能會變成數據遺產……),通過SDN和NFV等IT技術重構的通信網絡,將會形成全新的彈性、智能的網絡架構。而網絡IT化,就要求建立以云數據中心為核心的網絡架構,數據中心將成為ICT基礎設施的核心,數據中心的布局和規劃決定未來網絡的架構,也決定了未來的競爭力。

伴隨20多年的互聯網發展,掌握未來的“聯接一代”和“數字元人”已經長成。相比上一代人,他們的溝通、交友、娛樂、消費、工作、學習等行為方式和思維模式,已經發生深刻的變化,他們對于數字社會和互聯網的依賴與生俱來,代表著互聯網時代的新消費行為。

運營商新的業務運營系統不再是簡單的支持系統,更不是簡單的營銷界面在線化,而是連接運營商、客戶和合作伙伴,連接網絡、應用和內容的價值創造系統和生態鏈系統。傳統的線下營業廳或將大幅減少甚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用戶可以全在線模式按需、實時定制享受各項服務,運營商通過大數據分析洞察客戶和精確營銷,提供更加智能的客戶服務。

從購買產品走向購買服務,商業世界的游戲規則正在發生根本上的變化,商家和用戶之間的關系從交付那一刻才剛剛開始。

互聯網之父勞倫斯·羅伯茨曾講過:“自網絡誕生以來,我們只實現了網速的提高,而在提升網絡性能及其他方面毫無進步。”

在這方面,運營商正在積極從消費體驗出發打造新型的業務運營系統,新系統不再是簡單的業支系統和網管系統,更不是簡單的營銷在線化,而是連接運營商、客戶和合作伙伴,連接網絡、應用和內容的價值創造系統。

【寫在后面】

昨天晚上看了一篇文章,題目叫做《我們告別的不是一份工作,是一個時代》。

對于運營商來說,傳統通信的黃金十年也早已過去,創新增長的白金十年或許才剛開始。

站在時代交替的十字路口,我滿腦子都只有一個想法——

“或許我沒有趕上通信業的黃金十年,但我一定不會再錯過大數據時代的白金十年”

對了,今天是我33歲的第一天。

我虔誠許下愿望。一個關于未來的愿望。

莊子在《寓言》篇里有一段:“一年而野,二年而從,三年而通,四年而物,五年而來,六年而鬼入,七年而天成,八年而不知死、不知生,九年而大妙。” 講的是入世的不同心路階段。

我可不想止步于“一年而野、二年而從”,錯過了“七年天成,八年不知死、不知生,九年大妙”的境界。

壯闊時代,我來了。

?

weixin

掃描二維碼打開

周一至周六

9:00-22:00                  

果折扣  鄂ICP備14010808號-1  Copyright © 2010 - 2015 http://www.ijwndx.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时时彩开奖号码